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
  今天是:

报告查询
缴费查询
预约登记
满意度调查
  企业文化

凭借艺术超脱的一瞬间
发布者:项目管理部    李雨炫 发布时间:2024/2/26 阅读:58次 【字体:

总是痴迷于《月亮与六便士》,每次看到“追逐梦想就是追逐自己的厄运,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,他抬起头看到了月光”这句话时,内心总是充满震撼,仿佛哈姆雷特见到了父亲归来的灵魂一般。

书中的主人翁思特里克兰德在他婚后的第17个年头突然离家去了巴黎,他为了画画抛弃了在外人看来很好的事业和家庭,人生无数的路口中,他像迷航的船只的灯,隐入了另一个世界。但他不仅没有画画基础,画出来的画也总是卖不出去,他饱受饥饿与疾病的折磨,与原先当时那个社会价值标准所认可的生活越离越远。他吃尽了生活的苦,四处流浪,最后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地方,他每天都在那里作画,在他病逝的前一年,他成了瞎子。一位土著姑娘一直照顾着他,直到他完成了自己的巨型壁画,最后姑娘依照他的遗言焚毁了挂满壁画的屋子,甚至没有留下一根木头。

他是一个“疯子”吗?在我们惯常的世俗眼光中,恐怕是的。但恰恰是这样一个离经叛道、举止癫狂的“疯子”,却让每一位读者体会到一种独属于艺术的、深沉而本质的震撼。当那挂满壁画的屋子被付之一炬的时候,我们得以在满地的六便士里看到了月光,才能够看到那孤独的灵魂通过绘画超脱于那个时代的一瞬间。在画笔之下,无论那树,那花,那人,都展现出了超脱于时代和世俗的、自由而美丽的形态。

他是天生为艺术而生的人。

他注定在“神谕”的召唤下,在驱之不散的念头的驱使下,在终极的理想的诱惑下,冲出世俗的樊篱,走向了艺术的至境。他正是在孤独中彷徨,在孤独中冲突,在孤独中生成,在生命的最后一瞬间,在孤独中实现了灵魂的自由。

《月亮和六便士》中的思特里克兰德是以法国后期印象派大师保罗·高更为原型塑造的人物,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。而高更本人,也是像思特里克兰德一样的“疯子”,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“艺术殉道者”,他不顾贫困与孤独,终其一生都忘我地将全部时间和精力献给艺术创作。高更去世后,人们在他的画架上发现了未完成的画作《雪中的布列塔尼村庄》,漫天飘零的雪花下,静静沉睡着一座古朴的村庄,这瞬间的景象在高更笔下凝练成了永恒。就如他最后的长篇手稿《前与后》中那句醒目的法语:“去哭泣,去痛苦,去死亡。去欢笑,去生活,去享受”,高更的一生,品尝过极致的痛苦悲凉,也啜饮过纯粹的欢乐喜悦,苦与乐淘洗锤炼出的,是澄澈如雪又坚固如冰的艺术品格,它们随《雪中的布列塔尼村庄》一样流传后世,静美无声,意蕴绵长。

梵高曾言:“我们不能指望从生活中得到我们明明知道得不到的东西。生命只是一个播种的季节,收获是不在这里的。”每一个栖息于艺术之树下的灵魂,或生得其时,或生不逢时,或落叶归根,或颠沛流离,但凡听到这样朴素的语句,都会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吧。他们不在乎外界质疑的目光和喧嚣的絮语,只愿跟从本心,向世界彰显他们张扬热烈、至情至性的“疯狂”。

《割掉耳朵后的自画像》中作者突出的颧骨、下陷的双颊给人以极其深刻印象,梵高经历了长时间的心理探索,在自画像的人物忧郁而温柔的眼神中,平静而执着的内心得以显现。梵高饱经生活的洗礼,但他任然努力地拥抱这个世界。《向日葵》中明亮而饱满的黄色调彰显了画家有力的生命律动。厚实的笔触把向日葵绚丽的光泽、饱满的轮廓描绘得淋漓尽致。漫黄色的花瓣不断的伸展,使空气中弥漫着早晨的清芬。《星夜露天咖啡座》、《夜间咖啡馆》和《星月夜》都像是一种沉重的脚步里轻松平和的曲调,星星与灯光的明亮与茫然的夜色呈对比,好像在暗示着希望与悔恨、幻想与迷茫的复杂心态。这也就是梵高的特别之处吧。疯子往往难以控制自己的行动,而他的画却像未醒的美梦般令人沉醉,他的娴熟的技法好像举世皆浊我独清的明白。

尼采有句话说得好“我的时代还没有到来, 有的人是在死后才出生的。”这句话用在这三位一生追求艺术最后献身的画家而言正好。高更代表了静默虔心那一面,思特里克兰德代表世俗挣扎那一面,梵高代表疯狂抗争的那一面,而无论是雪的冰洁、月的柔和还是向日葵的热烈,最终都指向以高更为代表的、超脱于庸俗人世的最高艺术理想。他们不被那个时代所理解,只能穿越千年,把他们超脱于时代的瞬间借由画作展现在当今的世人面前。



 

  • 上一条新闻: 深秋游苏州
  • 下一条新闻: 穿越阴霾
  •        
    版权所有:徐州市宏达土木工程试验室有限责任公司 公司地址:徐州市二环北路172号
    服务热线:(0516)83729569、85533000 投诉电话:0516-85533009、85533010
    备案/许可证号:苏ICP备12052360号-1
    b站影院全球最大链接亚洲w码欧洲sss222kk4444网址链接链接链接